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
我们在上一篇的“ 美国选举经济学 ”谈到了共和、民主两党的政治经济理念差异,以及特朗普、拜登的六大核心政策比较。本篇文章我们将会完整介绍美国选举制度、提供关注最新选情的数据与图表,以及分析两位候选人的竞选策略。



引言


观察二战后的美国总统选举,寻求连任的 11 个在位总统中,仅有 3 位最终以失败收场(杰拉德.福特 1974 ~ 1977 年 / 吉米.卡特 1977 ~ 1981 / 老布希 1989 ~ 1993 )。由于现任总统大多挟带着庞大的行政资源、媒体关注等选举优势, 2019 年底时市场普遍认为特朗普连任胜券在握,耶鲁大学、信评公司穆迪( Moody's Analytics )、牛津经济研究院( Oxford Economics )等机构也纷纷预测特朗普连任概率高。

然而今年美国面临 新冠疫情 的严峻挑战,累计确诊病例超过 500 万、位居全球之冠, Q2 商业活动近乎停摆、 失业率 突破双位数。根据美国民调整合网站“ Real Clear Politics ( RCP )”, 特朗普支持度 从 2 月高点的 45.6% 一路跌至至 4 月中旬的 41.7% ,尽管拜登在同期间也呈现民调减速。 5 月底爆发“佛洛依德之死”事件后,全美各地掀起抗议暴动浪潮,特朗普多次扬言要出动军队镇压抗议活动,并批评示威民众是“新马克思主义”、“法西斯主义”、“无政府主义”,进一步刺激 特朗普民调 滑落至最低 40% ,拜登反而拉开差距至双位数。直到最新8月民调走势,特朗普支持度触及40%低点后止稳反弹、双方差距才有所收窄。



想知道美国总统大选,先搞懂选举人团制度


美国总统选举并非透过“人民直选”,而是采取一套独一无二的间接选举制度“选举人团( Electoral College )”,以下整理你必须要知道的三大重点:

投票不是直接投给总统,而是选举人

首先,各政党依据各州的自订方式,先行推派一群“选举人”( Elector )。选举当天,美国选民前往投票所投票时,会拿到一张选票,圈选出心中理想的候选人。之后选举人再根据普选结果,代表该州投给普选占比较高的总统与副总统。


赢者全拿, 2 州例外

总统候选人只要在该州的普选票取得相对多数,便可以获得该州所有的选举人票数,称之为“赢者全拿( winner-take-all )”。
*举例:如果特朗普在德州获得的普选票数超过民主党的拜登,代表德州的 38 张选举人票数将全数归给特朗普,拜登一票都拿不到。

唯一的例外是缅因州( 4 票 )和内布拉斯加州( 5 票 )采取“区域计票制( District System )”,将各州的选票按照区域拆分,而非赢者全拿。
*举例:内布拉斯加州(股神巴菲特的故乡)的 5 张选举人票中, 2 张票给全州普选获胜者 ; 剩下 3 张依照当地划分的众议员选区来分配。


各州票数等同参众两院席次,总共 538 张票

各州拥有的选举人票数,等同于该州在参众两院的席次(前者每州固定 2 席 ; 后者按人口比例分配,但至少有 1 席)。
*举例:加州有 2 位参议员和 53 位众议员,因此共有 55 张选举人票。

全国总共有 538 张选举人票( 100 位参议员+ 435 位众议员 + 首都华盛顿特区的 3 张选举人票),拿到 270 张票就正式当选美国总统。

(为什么要采取选举人团制度?各州如何选出选举人?选举人如果跑票怎么办?如果选举人票数平手怎么办?更多细节请参考附录)



全国民调可能不重要,摇摆州战况才是重点!


搞懂“选举人制度”,我们才能理解美国选举与特朗普 2016 年胜出的 X 因子! 2016 年希拉里( Hillary Clinton )在全国普选的票数获得约 6,585 万票,特朗普仅拿到约 6,298 万票,相差近 280 万张票。但正是因为“选举人团”制度,使得特朗普最终取得 304 张选举人团票,超越希拉里的 227 票,成为美国第 45 任总统。特朗普是历史上第五位输在全国普选( popular votes )、却赢在选举人团票数的总统,在此之前还有 2000 年的小布希,以及 19 世纪的三位总统。换言之,全国民调的领先并无法保证胜选

所以与其关注“ 全国民调 ”,不如聚焦在关键的“ 摇摆州 ”( Swing State ),它们扮演类似于中间选民的角色,对于选情的结果更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根据过去五次总统选举的结果( 2000 ~ 2016 年 ),我们可以把美国 50 州分为三大阵营: 传统民主党州(蓝州) 传统共和党州(红州) 摇摆州


传统蓝州

民主党的铁票仓,主要分布在西岸、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包括:加州( 55 票 )、纽约州( 29 票 )、伊利诺伊州( 20 票 )、新泽西( 14 票 )、华盛顿州( 12 票 )、麻州( 11 票 )、夏威夷( 4 票 )。蓝州数量虽少,但人口密集,选举人票数的“基本盘”较多。


传统红州

共和党的铁票仓,主要分布在南部、中西部,包括:德州( 38 票 )、乔治亚州( 16 票 )、亚利桑那州( 11 票 )、田纳西州( 11 票 )、密苏里州( 10 票 )、阿拉斯加州( 3 票 )。红州数量多、面积广,但人口稀疏,选举人票数的“基本盘”较少。


摇摆州

又称为战场州( Battleground ),所谓“兵家必争之地”,代表没有单一政党能够长期胜出的州别。传统著名的摇摆州包括佛罗里达州( 29 票 )、俄亥俄州( 18 票 )、北卡罗来纳州( 15 票 )、维吉尼亚州( 13 票 )、科罗拉多州( 9 票 )、爱荷华( 6 票 )。


M平方按照三大阵营( 红州 蓝州 摇摆州 )与现阶段民调走势,绘制出 2020 美国总统大选“选举人团”各州的票数分布图。拜登的基本盘约莫 230 张票,特朗普的基本盘约莫 200 张票。关键摇摆州的剩下 100 多张票将会决定白宫宝座鹿死谁手。以下我们分析川拜双方的选举攻防策略:


策略一:佛罗里达几乎是特朗普的最后一道防线,否则拜登翻盘概率高

二战结束以来,几乎所有候选人都必须赢下佛州(除了 1960、1992 年)或俄亥俄州(除了 1960 年)才能够当选总统,对于选举结果的预测能力极高。

如果拜登拿下佛罗里达,民主党将拥有 261 张选举人票,只要再拿下任何一个铁锈带或阳光带的 摇摆州 ,势必超过 270 张选举人票,击败特朗普。相对而言,特朗普守住佛罗里达,不过是把基本盘拉抬到 210 张票,距离连任还有一大哩路。此外,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位共和党总统能够丢掉俄州还成功入主白宫,因此俄州也是特朗普的防守重点。


策略二:铁锈带三兄弟 -特朗普卫冕、抑或是拜登上位的致胜关键

靠近五大湖地区的美国工业、汽车业重镇,面临 80 年后产业空洞化、人才外移、经济萧条,包括俗称“铁锈带”( Rust Belt )的宾夕法尼亚州( 20 票 )、密歇根州( 16 票 )、威斯康辛( 10 票 )。宾州出身、并强调中产阶级身份的拜登,固然能够走民主党老路线,赢回铁锈带三兄弟,选举人票数直接突破 270 。 2018 年三州州长皆由民主党拿下,目前民主党民调也仍保持领先。

然 2016 年三州全数转投靠共和党麾下,象征该地“白人、中高龄、蓝领阶级”对于全球化、自由贸易的愤怒与不满,造成希拉里败选的惨案须牢记在心。如果特朗普能够强攻拜登的经贸政策弱点、成功博取铁锈带白人劳工阶级选票,并且巩固俄亥俄州、爱荷华、北卡罗莱纳州、亚利桑那州四个摇摆州,那即使丢失掉佛罗里达也能够险胜。


策略三:翻转阳光带,共和党铁票仓有可能“红转蓝”吗?

民主党长年也将位于“阳光带”( Sun Belt )的德州( 38 )、乔治亚州( 16 )、亚利桑那州( 11 票)定位成重要战场。三者在过去近半个世纪都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主要票源,但如同我们在
我们在上一篇的 美国选举经济学(I)移民政策中所提到,拉丁裔族群占德州人口的 39% 、亚利桑那州 31% ,非裔 / 拉丁裔族群也分别占乔治亚州的 32% / 10% 。随着移民人口比例上升、白人比例减少、居民接受高等教育比例增加,尽管三者同步翻盘的概率不高,不过黑天鹅事件还是可能发生在德州“变天”的情况。

假如全美第二大票仓的德州倒戈,等同于拜登已经一只脚踏入白宫。 2018 年期中选举时,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 Ted Cruz )仅以约 3% 险胜 ; 加上德州与加州、佛州同是今年疫情热点,拜登首支电视竞选广告也选择砸在德州,挑战意味浓厚。

此外, 传统红州 的亚利桑那州同样受到上述人口结构影响,疫情更加速了亚利桑那州政治立场的转变,今年也被视为摇摆州。拜登在亚利桑那州目前拥有微幅民调优势,不过该州的选举人票数仅 11 张,候选人仍然要回归策略一或策略二的路线。



还可以怎么观察选情战况?施政满意度设门槛、赌盘胜率最即时!


施政满意度

根据国际民调机构盖洛普( Gallup )统计,二战结束以降,“选前的施政满意度”为现任总统能否连任的关键指标:

选前的施政满意度 > 50% ,连任成功:奥巴马、克林顿、雷根、尼克森、强森、艾森豪
选前的施政满意度 < 40% ,连任失败:老布希、卡特
选前的施政满意度 介于 40~50% ,未定:杜鲁门、福特、小布希

特朗普上任至今,施政满意度始终在 37% 到 47% 之间摆荡,未曾超过 5 成,算是美国近代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今年 Q2 后受疫情与种族议题冲击,整体施政满意度、经济施政满意度皆从高点反转向下,直到 7 月后才有所趋缓回升。但防疫施政不满意度仍维持高档,恐成为民主党紧咬的弱点。


赌盘胜率

民调结果的代表性与准确性长期受到质疑,民调抽样的潜在问题大致上包括:

1. 受访者没有诱因( incentive )来真诚、认真回答问题;
2. 可能受到问卷或调查者的诱导回答;
3. 民调成本高、样本有限、无法连续性作业;
4. 不管是手机、市话、面访,都会有抽样误差。

相较之下,“预测市场”( prediction market )或“选举赌盘”能够部分改善上述问题,例如:

1. 金钱奖励拥有较佳资讯的参与者;
2. 几乎可以全年无休进行交易,直到事件结束;
3. 持续反映新资讯,包括最新民调结果 。

最知名的预测市场是 1988 年率先成立的爱荷华电子市场( Iowa Electronic Markets )。我们不在此讨论选举赌盘与传统民调的准确性孰优孰劣,但列为民调以外的重要参考指标。


特朗普是否能扭转局势?拜登该如何维持领先?欢迎加入 MM PRO,详细观看M平方整理的四大选情核心议题及未来选举时间轴


登入PRO看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