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图表

【关键图表】从企业违约风险,观察明年美元中期承压的关键因素!

3,566

我们曾在2017年1月,在【关键图表】企业违约风险vs.美国股市中,撰写信用风险利差和美国股市呈现反向关系,而我们发现信用风险利差除了可以用来衡量股市的风险外,同时也可以用来判断美元的走势,而且信用风险利差美元指数的相关系数更是所有数据中最高! 这一切都与美元的避险特性有关!

美元避险性质的形成

M平方认为成为避险货币的基本条件有三,分别为:(1) 充足的流动性 (2) 稳定的政治体制 (3) 稳定的金融状况 美国身为目前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外,美元也拥有上述所说的3个条件,同时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多年来持续奠定了美元的强势主导地位,除了国际上的大宗商品皆以美元计价外,各国的货币也以美元作为进行汇率计算的基准,美元可说是世界上最重要且拥有最大流动性的货币!

信用风险利差与美元的关系

通常在景气有疑虑时,信用风险利差和美元的连动性将越加凸显,主要原因就在美元的避险性质!当景气趋缓或重大系统性危机发生时,企业违约风险增加,投资人对于企业发行的高收益债要求报酬提高,信用风险利差随之扩大,同时也将带动市场的避险情绪,导致美元在需求上升的状况下上涨,因此在2000年网络泡沫、2008年金融风暴、2012欧债风暴、2015年新兴市场危机时,与美元指数走势都出现上扬的状况。反之当信用风险利差位于相对较低的水位时,美元的避险需求也会有所降低,此期间美元指数大多缺乏上涨动能。

MM研究员

在上一篇关键图表-美联储超额存准与美元拥有超高相关性!,阐述美联储重启资产购买的动作将造成未来美元走势承压的原因,而我们预期接下来信用风险利差也将有所压抑,成为另一个明年美元中期不再大幅上扬的因素,主要理由有二 :

(1) 10月美联储会议于声明稿中删除6~9月的预防性降息措辞,且主席Powell于记者会中暗示2019年降息三码已足够支撑经济,配合FedWatch升降息概率显示12月会议降息概率极低,作为信用风险利差“减项”的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难再往下,甚至明年在美国财政部发债、通胀回温的情况下,国债收益率有向上的可能。

(2) 近期美股在贸易协议有望达成初步协议下持续走高,但观察主要传统油商及页岩油厂商的股价却因油价持续受到压抑,侵蚀获利空间而创下2018年年底以来的新低,也使信用风险利差扩大(美国能源业对美林CCC级(及以下)高收益债收益率贡献度达1/5 !)。而明年1~4月期间,为油价基期快速上升的期间,特朗普控制通胀的压力有所减少,并可能将因此放宽对油价的控制,同时美国页岩油厂商也在去年底油价大幅走弱之际,缩减资本支出,预期未来产量上行幅度将有所缓和,供需趋于平衡下将使油价有所回温,有助于“被减项”的-美林CCC级(及以下)高收益债券收益率有所下降。

整体而言,我们依然认为美元在明年将是多头循环中的一次整理,也建议各位持续关注信用风险利差的变化!

投票专区

【MM认真投】您认为12月美联储会议会再降息一码吗?

截止:

图表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