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状况

美元多头循环下,我们发现许多新兴市场波动巨大,主因多数新兴国家长期借由其经济、货币强势的增速潜力,大量借入低利率的便宜美元。然而外币计价债务模式却是一把双面刃,当新兴国家经济增速趋缓叠加美联储紧缩之际,美元转强,该些国家企业债务成本便急遽上升,其将同时面对货币遭抛售、外国投资撤离、主权评级下调等压力。不但如此,弱势货币对贸易逆差的国家特别容易造成输入性通胀,在没有足够外储做后盾下,使其面临庞大风险。

M平方在判断新兴市场各国体质时,必定关注1) 外债/GDP 2) 经常账余额/GDP

我们整理中南美、欧非、及东南亚地区的主要新兴市场分成四大类:

第一象限:体质相对健康,拥有较多经常账盈余,但为经济刺激需求借入较多美元债务,仍有一定抵抗能力。如:马来西亚、越南。

第二象限:体质最为弱势,长期经常账赤字并仰赖美元债务。当美元强势时几无抵抗力的风险国家,如:土耳其、智利、南非、哥伦比亚、阿根廷。

第三象限:体质相对弱势,贸易逆差但美元外债较少,部分拥有出口贸易保护或人口红利优势,如印尼、巴西、印度。

第四象限:体质最佳,拥有较多经常账盈余且不仰赖外债,面对美元强劲、资金外流具强抵抗力。如:泰国、俄罗斯。

未来当美元上涨、市场风险升温时,我们可以从此图快速判定哪些国家投资需立刻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