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 :
乌俄冲突瞬息万变,美国白宫顾问出面警示俄罗斯准备入侵乌克兰,普丁却宣布部分撤军,去年 12 月以来地缘政治风险明显攀升,油价站上 $90 后受到情绪面主导冲高回落。为何俄罗斯想要入侵乌克兰?如果爆发军事冲突,西方国家宣称将对俄国采取经济制裁,哪些手段可行、哪些手段有效?美欧乌俄之间的矛盾僵持点何在?如果和平对谈、回归基本面,近期美国的 原油库存、机构预期、页岩油产量又出现哪些变化?本文带您一次解析!

本文重点:

  1. 美国警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在即,普丁本周却转向宣称边境军演已经部分撤军,乌俄地缘政治风险指数攀升至 2014 年克里米亚危机以来最高水位,避险情绪升温、市场担忧俄国油气供给中断,股市、原物料价格出现大幅波动,WTI 原油期货价格一度突破 $95 关卡。

  2. 乌俄冲突若发展为军事规模,第一时间恐慌情绪蔓延,油气价格或将快速喷出、加剧美欧通胀压力。美国后续可能采取的制裁手段包括金融制裁(切断融资管道、剔除 SWIFT 全球支付体系)、施压德国放弃北溪二号管道,但是有鉴于各国当今企高的通胀压力、俄罗斯在全球石油供应的市占率,以及 70 年代中东石油危机的惨痛回忆,直接石油禁运的可行性并不高。而若采和平对谈、外交谈判的结局下,地缘政治风险溢价将舒缓、油价则回归基本面逻辑主导。

  3. 尽管时序已逐步迈入淡季, EIA 原油库存 仍持续滑落至五年均值 10 %以下, 库欣区库存 、成品油库存亦在历史低档区间,加上能源机构预期 Q1 供需缺口 略微扩大,油价还是有基本面支撑。不过我们也观察到 钻油井数量 单周爆增, 裂压分布计数 回归上行趋势,大型油商 Q4 财测指引倾向增产、上调资本支出,Q2、Q3 后需要留意美国页岩油增产能否超过预期,释放油价压力。


一、乌俄地缘政治风险反复,油价冲高回落、波动大增

美国警告俄罗斯随时可能入侵,普丁反其道宣布部分撤军

俄罗斯与乌克兰的边境紧张局势自 2021 年 Q4 以来持续升温。乌俄冲突的起始于去年 12 月,美国指出俄罗斯在乌东边境、克里米亚半岛集结逾 10 万兵力,并与白俄罗斯进行军事演习。12 / 7 拜登与普丁就“乌克兰战争危机”举行视讯峰会后,俄罗斯于该月中旬向美国、北约提出“欧洲安全保障条约”草案,其中包括要求美国限制北约扩张、禁止前苏联成员加入北约、禁止在前苏联成员国建立军事基地,但在此之后双方谈判迟迟未取得进展。根据美联储经济学家所编制的 地缘政治风险指数 (Geopolitical Risk Threats Index, GPR Index),俄罗斯、乌克兰两国各自的 1 月份 GPR 指数已经攀升至 2014 年克里米亚危机以来最高水位。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Jake Sullivan)上周于白宫召开记者会,表示俄罗斯有“明显可能性”(distinct possibility)将对乌克兰采取军事入侵,呼吁美国公民在 48 小时内离境,尽管普丁尚未下达“最后指令”(final order),但情报显示俄罗斯或将在北京冬奥期间就发动空袭 / 导弹攻击,或是快速袭击乌国首都基辅。若俄国入侵,美方回应将包括协同欧盟、英国、加拿大等国实施经济制裁,并改变北约部队部署姿态。乌俄战争风险直到 15 日才出现局势缓和迹象,普丁与德国总理会面时表示,靠近乌克兰边境的“部分”军队已完成演习,将陆续返回原先基地,同时也表示准备好与西方国家进行对话。双方释出愿意持续外交斡旋的正面讯号。乌俄冲突至今,股市及大宗原物料大幅波动, WTI 原油期货价格 期间一度突破 $95 / 桶关卡。

地缘政治风险指数 - 全球、俄罗斯、乌克兰

▌看更多:【宏观 Spotlight】2022 宏观时间轴,一次检视全球短、中、长线趋势!
▌看更多:【宏观 Spotlight】美联储释出 3 月升息讯号,鹰派货币政策全解析!
▌看更多:【宏观 Spotlight】2022 全球股市开局修正,动能与支撑来自何处?

为什么俄罗斯想要入侵乌克兰?

民族面
俄罗斯总统普丁(Vladimir Putin)曾在 2021 年 7 月发表长文<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历史统一>,宣称双方属于“同一民族,同一整体”(one people, a single whole),并认为“乌克兰的主权只有在与俄国结盟下方有可能”。俄罗斯、乌克兰与白俄罗斯三个现代民族的共同起源,可以追溯到西元九世纪成立的基辅罗斯(Kyivan Rus)大公国,而乌克兰首都-基辅更被视为东斯拉夫文明的摇篮。

战略面
美、英、加、法等 12 国于 1948 年成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简称北约,奉行“集体防御”原则,当任何一个缔约国受到攻击时,北约有义务给予支援,以抵抗当时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组织”。冷战结束、苏联解体后,捷克、匈牙利、波罗的海三小国等东欧国家陆续加入北约盟邦,新任乌克兰政府更在 2019 年表示,预计将在 2024 年申请加入欧盟,同时也想加入北约,促使普丁认为美国屡次打破 90 年代“北约不东扩”的承诺,引发俄国的强烈反对与安全疑虑。

经济面
根据英国石油(BP)统计,俄罗斯 2020 全年天然气出口达到 238.1 十亿立方米(管线:197.7 + LNG:40.4),占全球贸易量的 19%,其中大约一半需要通过乌克兰输往欧洲。另一方面,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欧洲天然气进口来源依序为挪威(24.5%)、俄罗斯(23.0%)、乌克兰(12.8%)、白俄罗斯(10.3%),后两者实际上仅是俄国“借道”、本身并未拥有足够产量。假如俄国拿下乌克兰,既能省去管线过境费用的纷扰,还将对欧洲能源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牵制欧洲做出任何经济制裁的决策。

北约东扩地图

欧洲高度依赖俄国能源进口


二、后续乌俄局势两情境:冲突 vs 和谈

乌俄冲突的两种最终结局:“军事冲突”及“外交和谈”尚未有果,然俄罗斯 2 / 15 出乎市场意料宣布部分撤军,显示地缘政治风险或许已自高点出现降温。M 平方认为在经济制裁手段上,各方存在许多冲突与矛盾,而对于能源市场的影响,我们也借由以下两种情境分析:

情境一:乌俄冲突升级为军事入侵(战争),恐慌情绪刺激油价攀升,欧美实施经济制裁

2014 年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后,奥巴马政府针对油气行业制裁手段主要有三:(1)限制能源企业在美取得>60 日(原 90 日)的融资 ; (2)限制美国企业销售或转换“原油(深海油田、北极离岸、页岩油)钻探生产相关”所需要的产品/服务/科技,以及 (3) 禁止外国居民/实体进行重大(significant)投资于俄罗斯特别原油计划,例如深海油田、北极离岸油田或页岩油,借此影响俄国长线的石化资源发展计划。

本次若乌俄冲突升级,综合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s)与外媒报导,我们整理并评估三种制裁方案的方向、有效性与可行性:

金融制裁:限制融资管道的成效有限,切断 SWIFT 对俄冲击大

除了扩大 2014 年制裁范围(目前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 Sberbank、俄罗斯外贸银行 VTB Bank 等 5 间国有银行无法在美取得>14 日债券融资或股权融资),还可能限制俄罗斯主权债在次级市场交易,更极端做法则是将俄罗斯排除在 SWIFT 国际支付系统,若银行无法将 卢布 汇兑为 美元 ,石油贸易商、油轮船东可能被迫停止与国家石油公司的业务往来,间接影响油气供需。

已經是 MM PRO 了嗎? 登入PRO看完整文章

加入 MM PRO
享有完整權益
無限次圖表瀏覽

一手掌握全球投資
商品的關鍵指數

獨家焦點報告

每月約 6 ~ 8 篇獨家
重大事件 / 數據分析快報

研究工具箱

自製關鍵圖表
回測績效

最專業的總經社群

用戶秘密指標
觀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