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与油价走势图alt

近期国际汇市有两大主题,第一,美国升息步调放慢,第二,油价延续反弹态势,在这两大主题作用下,避险情绪消退,国际游资继续追逐高息资产,表现在汇市上,商品货币买盘较强,欧元及日币等避险货币回贬,至于新兴亚币,由于资金对于亚洲市场无特别偏好,持续震荡于区间,美元指数亦徘徊于低位。【看更多】外汇观测站

自美联储3月份利率决议之后,美联储主席叶伦强化不急于升息的立场,影响国际美金趋弱,使得非美货币各自表现,简单而言,叶伦担心:

1.油价 2.全球经济风险 3.强势美元

就油价部分而言,去年美国升息的时候,油价大概在35块附近,今年2月四大国的冻产协议,使得油价从35块来到40块,在技术上是明显的突破。而全球的经济风险部分,今年年初最令人担心的中国状况,目前没有恶化的迹象,连人民币汇率也重回人行的控制当中。

很明显的,目前的油价以及中国风险跟去年年底美国升息的时候相比平静许多,但是叶伦却没有维持原本在去年底给出美国今年升息四次的信心,因此,叶伦最担心的应该不是油价也不是全球经济放缓,而是强势美元的后遗症。

从预期美国将收紧货币政策开始,美元指数涨幅超过20%,逼使大宗商品价格走低,还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加上强势美元也使得海外市场对于美国商品需求下降,由于出口下降,以及美国民众消费支出偏向谨慎,进而影响美国企业营收,不利美股攻高,这些都反过头来强化叶伦不急升息先求稳定风险的立场。

因此,在美国不愿意国际美金过于强势的想法下,最有效的作法将是压低市场对于美联储升息的预期,国际美金在叶伦改变说法,使得在市场对于美国升息预期加快之前,有走强的难度。然而,这一波凭借升息预期减缓以及油价持稳所产生的风险偏好期间,能够持续到什么时候?我认为需考虑以下几点:

  1. 4月中的多哈会议,在伊朗没有出席的状况下,OPEC组织跟非OPEC产油国之间没有办法就控制产量达成协议,留待6月再进行讨论,但是,一但油价回到50以上,恐怕提供美国页岩油喘息空间,这是OPEC国家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即便有机会达成限产共识,但是限产程度,我认为难以期待太多。【看更多】油价的供需基本面

  2. 中国经济数据的部分,的确,三月份中国的经济数据是好转的,尤其出口年增速率出乎市场预期,然而,出口总额并无明显上涨,使得贸易顺差无相对应涨幅,反到呈现反向滑落状况,因此,必须警惕此是否将成为人民币潜在贬值诱因,进而限制风险情绪发展。【看更多】3月出口大幅优于预期,中国经济没问题了?

  3. 本周四月份利率决议美联储不会升息的结果,我认为都已经反应在价格当中,因此,应去思考未来美联储官员对于美国缓升的看法是否具松动理由,尤其油价经过第一季的反弹之后,对于美国未来通胀的负面效果应该将会逐渐减缓,因此,接近到6月,油价将难已成为拖累美国通胀的借口。

结论,短线在油价低位持稳,美国不急于升息,中国风险趋缓,将使得国际游资容易往高息市场流动,预计商品货币的表现,仍将会好于其他非美货币,但接近到6月,考量石油限产会议再次召开,人民币潜在风险以及美联储年中利率决议的到来,就要开始留意本波风险情绪反转的可能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