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国际汇市走势分化,欧系货币走势较弱,商品货币以及亚币表现相对强势,国际美元则仍维持区间震荡,种种因素与近月各国政策有很大关系:

8月以来各主要经济体延续宽松政策

  1. 日本央行扩大ETF购买规模,日本政府批准本财年度追加开支4.6万亿日币,作为总计28万亿日币经济刺激方案的一部分
  2. 澳洲央行宣布降息一码,到历史低点1.5%
  3. 英国央行7年来首次降息一码至0.25%,并配合重启扩大QE规模至4350亿英镑

就上述事件,我们看到表现在国际汇市上,日币以及澳币在政策公布后都是不贬反升,此与一般预期逻辑不同,只有英国宽松市场才买账,让英镑出现大跌,为什么有这些差异?

个人认为,主要是因为最近国际汇市对于过去存在升息预期的主要经济体出现反向的政策预期,而其中关键在于英国退欧的结果催化这项改变,包括了美国和英国,也就是说,市场认为美国升息难度不小,以及英国转向扩大宽松的变化。

各国央行基准利率alt

两大经济体改变政策预期引发资产变化

  1. 因为过去市场期待美国经济支撑下的升息前景,让国际美金走了将近三年的多头走势,但是今年的美国升息预期,从去年底预计最多四次升息机会不断的往下修正,升息期待感逐渐减弱,并非国际美元会就因此反转,而是市场游资在美联储无法坚定升息立场后,不再像过去那样一面倒的追逐美元资产,这就使得其他利率相对高的资产逢低买盘不少。
  2. 英国方面,由于公投是可以事前避险的风险事件,不管结果会不会退欧,至少英国从去年的升息转向宽松的预期持续发酵。

因此,反映在国际汇市上,我认为今年以来资金炒作的主轴,是以国际美元转弱为主线,以英镑走弱为副线进行,但是因为英镑下跌掩饰了国际美元相对的弱势,使得美元指数看起来是维持区间震荡,不过如果拆开来看其内容,国际美元相对商品货币,以及国际美元相对于亚币个别走势,美元不强的主线就会清楚的多。

短线资金持续流向高息资产

短线来看,因为各大央行又开始向全球市场注入流动性,全球资金持持续增加的前提并没有改变,而美国的经济数据,在7月非常好非农数据公布后,缓冲了之前美国第二季GDP大幅差于预期的负面影响,也因为美国经济数据没有一致性得表现,即便9月升息概率在非农数据之后有所攀升,但仍属偏低,因此,短线热钱在现阶段普遍低利的大环境下,被迫只好继续追逐相对高息资产,这也是为何澳洲央行即便降息,澳币没有相对应跌幅的原因,而台币部分在央行降息幅度相对小的状况下,也快晋升到高息货币的行列。

资金行情的炒作将延续到什么时候?

考虑接下来的风险事件都集中在9月之后,包括美联储的利率决议,以及英国下议院将讨论先前留欧派请愿第二次公投的连署内容,最后,是最重要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因此,预期在9月之前,仍有炒作资金行情的空间,而在这段时间,新兴亚币以及商品货币的表现预期还是优于欧系货币,而美元指数预计维持区间震荡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