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重点:

  1. 2020 / 4 / 1 IEA 大幅度下修全球用油需求,主要受到欧美减灾强力执行,消费很难像过往对低油价做出即时反应,预计 Q2 全球用油需求将下降达 1,500 ~ 2,000 万桶/日。

  2. 2020 / 3 / 6 沙特开启原油价格战,配合疫情影响全球需求前景,油价重挫一步到位,使得三大产油国 - 美国、沙特、俄罗斯均面临金融、财政压力,因此快速重启协商、期望达成协议。

  3. M平方整理三大原油减产情境,1,000 万桶/日减产情境需仰赖美国加入,此情境将能有效降低供给剩余,也能缓解美国金融市场压力( 关键图表:信用风险利差 ),将是除了疫情发展外,行情能否延续的另一关键!


2020 / 3 月底以来,BrentWTI 油价 自暴跌后的低档一度强势反弹,如同 M 平方 4 月月报所述:“借鉴 2014 年 OPEC 国家开启价格战对抗美国页岩油时期,WTI 油价耗时约 1 年半才跌破 30 美元 / 桶。本次价格直接跌破,即便沙特、俄罗斯能够承受 20 ~ 25 美元 / 桶的油价,但也须承受巨大的财政、经济压力”。而除了沙、俄两国外,美国面临油价重挫带来的金融市场压力、中东多数产油国家经济更是高度仰赖能源出口,窘迫状况甚至难以再度加大产量。这也是为何我们认为各国需要快速重启谈判原因。(更多详见 M 平方 4 月月报)

根据目前最新消息,OPEC 将于 4 / 9 ( 四 ) 开启紧急会议、4 / 10 ( 五 ) G20 也会召开能源部长会议,而特朗普更开出高达 1,000 ~ 1,500 万桶/日的产量缩减情境,究竟如此高额的减产是否合理?本次 OPEC 、G20 减产协商如何解析 ?就让 M 平方以三大重点分析如下 :


一、全球需求预测急转直下,1,000 万桶 / 日减产量的来龙去脉

2020 / 4 / 1 ( 三 ) 根据路透社报导,IEA 评估全球 4 月用油需求同比将下降 2,000 万桶 / 日,即便美、俄、沙协商成功减产 1,000 万桶 / 日,全球仍将有供给过剩达 1,000 万桶 / 日以上。主要原因来自全球有 30 亿人受到减灾措施限制活动,尤其目前重灾区欧美更是延长减灾措施到至少 4 月底,导致全球消费最大动能欧美消费者,难以像过往对于低油价做出即时增加消费反应。

M 平方认为 IEA 全球需求的下调幅度尚属合理,因为多数机构如 EIA、OPEC 等,先前预估多是在 2 月中旬~ 3 月初期间完成,当时欧、美也都还未开始重视疫情,直到 3 月中后,才一连串的推出强力减灾措施。

而随着欧、美地区的经济活动放缓,我们可以观察到美国 EIA 原油库存 ( 周变动 ) ( 3 / 27 ) 爆增 1,383.3 万桶,同时全球储油空间也快速的减少,根据 IHS Markit 报导沙特增产后,国内储油空间仅能再存 18 天产量、俄罗斯剩 8 天、美国剩 35 天,而全球陆上储油也仅剩 50 天,导致近期大型原油运输船 ( VLCC ) 1 年期租赁价格自 33,500 美元 / PDPR 暴涨至 80,000 美元 / PDPR ,而船费在疫情爆发期间逆势大涨,透露全球需求量确实正在急遽下降,并反映在全球储油空间紧缺上。目前欧美减灾措施至少延长到 4 月底,成为本次减产协议为何势在必行的主因,同时也是市场减产量预估高达 1,000 ~ 1,500 万桶 / 日的原因。


二、特朗普补充战略原油储备计划 ( SPR ) 受阻,转而积极介入沙、俄争端

3 / 6 ( 五 ) 因俄罗斯不愿配合 OPEC+ 减产,原油价格战正式揭开,使油价一度重挫至 20 美元 / 桶以下,但 4 / 2 ( 四 ) 、4 / 3 ( 五 ) 美国、俄罗斯、沙特连番表态再度使油价一度上攻至 29 美元 / 桶的价位,M 平方整理 3 月重要油市相关事件及看法如下 :

  • 特朗普率先计划增加战略石油储备 ( SPR ) ,然相关预算遭到排除

特朗普在油价崩跌后,于 3 / 13 ( 五 ) 指示美国能源部购买总量 7,700 万桶的战略储备原油 ( SPR ) 以支持国内油企,计划将原先已持有 6.35 亿桶的战略原油储备一次补到 7.135 亿桶的满水位。而能源部也在 3 / 19 ( 四 ) 正式公布首批计划购买 3,300 万桶的招标文件,其 30 亿美元的相关预算规划在 2 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方案中。但最终 30 亿美元的预算遭到 2 万亿经济刺激方案排除,能源部仅能暂时中止补充战略储备 ( SPR ) 的计划。

  • 特朗普积极介入沙俄争端,同时与双方进行通话并释放众多原油利多消息

在补充战略储备计划受阻后,特朗普开始明确介入沙俄间的争端,并在 3 / 30 ( 一 ) 先与俄罗斯总统普丁对谈,最终对外表示对稳定油市的重要性达成共识,4 / 2 ( 三 ) 则再宣布也和沙特王储沙尔曼已进行通话,表示沙、俄将达成新的减产协议,减产规模可望达到 1,000 ~ 1,500 万桶,但俄国总统普丁强调达成每日减产 1,000 万桶的前提为各产油 ( 尤其美国 ) 一同加入减产行列。

最终 OPEC+ 宣布将于 4 / 9 ( 四 ) 召开紧急会议,并随后在预定 4 / 10 ( 五 ) 举行的 G20 能源部长会议与主要产油国进行最后谈判,最终才会针对减产与否、甚至进一步的减产规模达成共识。

三、减产会议三大情境一次看,减产基准成重要关键!

总结近期事件,我们认为沙特、俄罗斯是否减产的关键全系于美国是否加入减产。虽然不能排除美国使用激进手段,如特朗普提到的课税或是此前国会讨论的反 OPEC 法案,但在肺炎疫情已经重挫实体经济及金融市场下,极端反制的概率仍然较低。

而根据 4 / 3 ( 五 ) 德州铁路委员会 Ryan Sitton ( 西顿 ) 的发言,除了传达 4 月原油每日需求可能减速 2,000 万桶 / 日的担忧外,也已经计划在 4 / 14 ( 二 ) 、4 / 21 ( 二 ) 分别针对德州原油产量的减产规模和分配进行讨论、投票,同时西顿也表示与俄国能源部长 ( Alexander Novak ) 进行过对话,其再次强调美国加入减产行列对于减产协议达成的重要性,并透露减产可能情境 :三大产油国 - 美国、俄罗斯、沙特各减产 200 万桶 / 日,其他产油国总共减产 400 万桶 / 日,总减产规模达 1,000 万桶 / 日。

注 :德州目前掌控美国原油产量高达 4 成,且对于该地区分配减产有一定行政权力

另外,减产的适用基准也是本次的关键之一,目前传出俄罗斯倾向用第一季的平均产量作为基准,沙特则是倾向以 4 月份的产量作为基准,这部分也衍伸出不同的情境。

M 平方根据 OPEC 月报 2020Q2 原油需求为 9,820 万桶 / 日,并扣除 2,000 万桶的需求 ( 共7,820 万桶 ) ,结合以上资讯,整理出三大情境,而此三大情境虽都有产生超额供给,但规模上却有显著的差别 :

情境一、各国未达成减产共识,协议破局

结合沙特、俄罗斯的预定增产量,和 OPEC+ 其他成员国在 3 / 31 ( 二 ) 减产协议到期后所增产的规模,原油产量将达 1.037 亿桶 / 日,远远超过需求的 7,820 万桶 / 日,超额供给多达 2,380 万桶 / 日,将对油价造成巨大压力,预期油价将持续低迷。

注 : 3 月 OPEC 月报公布 3 月原油产量为 9,980 万桶 / 日,而未达协议的状况下,沙特、俄罗斯、其他产油国预计最多约增加 390 万桶/日,故预估此情境的原油产量达 1.037 亿桶 / 日。


情境二与情境三减产规模皆达 1,000 万桶,但分别以 4 月产量与 Q1 平均产量作为减产基准......

登入PRO看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