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倍经济学 ’是指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安倍晋三为了挽救沉寂多年的经济困局,在第二次任内所提出的一系列政策,实为量化宽松政策,试图以货币贬值提升日本货物在国际的竞争力。(from WIKI)

自安倍上任时序已3年,日币贬值了35%,到底有没有反映在实际经济基本面上? 从公布的2015Q2 GDP为-1.2%,以及核心 CPI再度滑落至0%透露出了端倪。

日本GDP增速年化季环比 alt

日本核心CPI alt

而问题出在哪?由下图对GDP的贡献度显示,消费衰退了2.7%,呈现负贡献(注意Q2观光客至日本旅游增速5成,对消费有一定贡献),净出口也因出口大幅衰退16.6%造成贸易逆差。以上现象使得库存、投资、政府支出带来的增速仍无法cover的过来。

日本GDP个结构贡献:Q2消费与净出口为负贡献 alt

从上述可知, 显然安倍经济学对日本而言,是该检讨的。如果日本是个出口大国,贬值那么多,理应对其GDP造成一些贡献,但为什么努力那么久,却仍然如此? 我们先从日本的结构来看看:

以2014年来看,日本消费占GDP比重为61.1%,投资21.8%,政府支出20.4%,进出口则皆不到2成。 其中可看出,日本贸易占比逐年增加,但却顺差转逆差,而消费比重的持续上升也代表着日本经济并非大家认为的出口为主,==日本的消费与内需,才是影响日本最大的因素。==

日本GDP结构: 由此可知日本仍为主要消费大国 alt

既然日本内需才是关键,那现在状况为何? 由下面这张图可明显得知,日本家庭的实际消费已减速至2011年的水准,另薪资增速率也维持0%上下。安倍期待让日圆贬值带动进口物价增速,但却对薪资无法增速的日本民众而言,反而造成压力。这使得日本无法像美国一样,将国内核心通胀维持在一定水准。 通缩依然是它的代表名词。而消费无法有起色的主因:短期受安倍2014年调高消费税的影响,==长期则仍是人口的因素,劳动力的减速和无移民政策是日本最大的问题。==

日本家庭消费滑落至2011年水平 alt 日本劳动人口/总人口:日本正在经历第2波的劳动人口加速减速潮,预计将至2018年降幅才会稍微缓和。 alt

而这波日圆贬值带来的最大效益来自哪里?

1. 外国来日观光人数大幅的上升
根据Japan Tourism Marketing Co.统计,==2014年日本观光人数增速了33%,2015年则较2014年再增速5成。==带动了日本的电器、药妆、旅游业。但若以2015年预估近2000万的外国观光客*每人平均消费22.3万日圆(约台币5.8万)来看的话,外国来日的观光贡献占GDP比重仍不到1%,能否抵销日圆贬值所造成本地人购买力下降有待观察。(此人均消费为JTM提供,统计观光客机票、酒店、酒店酒水花费、旅游景点花费..等,无法准确计算出个人自日本消费电器、药妆等花费,此部分仍须观察)

外国来日本观光客人数: 2015年增速5成alt

  1. 企业纷纷将海外生产搬回日本
    如本田汽车、Panasonic、Canon、Casio皆有此计划,日圆贬值也使这些企业赚取到了许多汇兑收益,而日本的失业率因此下降自新低3.3%,企业投资自2011年开始开始有些许起色,只不过薪资还是0增速,人口减少带起的需求不足,进而导致通缩问题至今仍尚未解决。

日本失业率滑落至新低alt

由上可知,日圆贬值带动观光人潮与制造业回流,但贡献度目前仍不足Cover本地人们购买力降低。但若不贬呢? 竞争力减速,但需求不足仍是问题。总体而言日本面临最大的挑战仍是人口减少的问题。

近日日本央行则罕见不像欧洲一样在9月扩大量化宽松,显示日本政府也开始犹豫安倍经济学的成效, 若下半年日本经济并未明显好转的话, 安倍经济学被市场视为无效的声浪将越来越强,日本也将开始检讨这样的措施该如何收尾,毕竟贬值了那么多仍无法防止衰退,市场将对未来推出的工具失去信心,而日圆若因此止贬,则须留意过去受惠汇兑收益的厂商获利是否回吐。

未来观察指标:1. 日本核心CPI 2. 日本消费状况 3. 日圆 4. 日本薪资增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