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多来欧元下跌的原因始终来自于欧洲央行与美国Fed货币政策背离的驱动。Fed于2014年1月开始缩减QE规模,同年10月完成退场,并朝货币政策正常化做准备。而欧元区却相反,接连调降存款利率后,着手进行QE,欧元以及美元指数在两大央行共同推动下,于年初创出波段低点(欧元)以及高点(美元指数)后,Q2~Q3受几点影响走势呈现震荡:

  1. 欧洲央行QE政策实施,过去因预期欧洲央行将采行QE政策而作空欧元达阶段性目标,获利出场(buy on rumor, sell on fact)
  2. Q3公布的美国经济数据强度减弱,美联储今年升息时点不断后推,美元指数涨势趋缓,于93-98之间盘整。
  3. 中国经济下行疑虑加之人民币大幅贬值,股市出现修正,以欧元为融资标的利差交易平仓,使得欧元于避险情绪支撑下相对有撑。

Q2~Q3欧元兑美元出现震荡alt

然而,近日市场气氛出现转变,主因为:

  1. 欧洲央行于10月份利率决议上释放宽松讯号。
  2. Fed于10月份会议上向市场透露较以往明确升息态度,且10月份非农就业人数进一步强化升息预期。

目前欧元区隔夜拆款平均利率(EONIA)以及欧元区银行同业欧元拆借利率(EURIBOR)不断于零轴下方创出新低,相对的美债与德债短天期利差创出新高,都显示今年年初时推动欧元下跌的理由,又重新回到视野,这使得欧元往下击穿今年第二季以来颈线价位(1.0818)。

Q4美德短天期利差创下新高,欧元贬值再起alt

市场因此看空欧元,纷纷传出欧元兑美元将出现平价,欧元再次出现下跌,但是值得思考的是,早在今年第一季美元指数从92.5附近来到100时,是否早已经Price in 美联储今年升息一码的结果。

毕竟与今年年初欧洲央行传出QE时相比,欧元目前贬值速度不算太快。此代表如果欧洲央行无法在12月3日继续扩大宽松规模的话,即便美联储于12月16日升息,拥挤的欧元空头接下来将可能面临一波获利潮,尤其回顾过去两年美国经济受到气候不佳影响,第一季数据普遍呈现衰退,影响第二季公布数据时美元指数稍弱。

就下图来看,美元指数过去强弱循环大约是7(8)年空头,经过2(3)年横向打底,再转为5(6)年多头,而本波美元指数从2012年触底后走强,当时也正是欧元区欧债危机发酵,欧元相对由强转弱,就过去循环推估,明年美元指数应仍维持强势,但下一阶段上涨动力关键在于,美国经济数据能否更加强劲,从而形成市场持续升息预期,明年第一季将是观察重点。

欧元接近强力支撑,美国是否持续升息成关键alt

再者,一旦美国升息,根据经验资金抽离因素将于短期影响股市,就过去1990年以来3段美国升息经验,都造成股市进入2-3个月修正期间(如下图),在此期间通常有利融资性货币止跌(如日圆与欧元)。

过去美国升息经验,都将造成股市进入2~3个月修正,有利融资性货币止跌alt

总体而言,12月欧洲央行将召开利率决议,而同时Fed也将迎来关键会议,如欧洲央行落实扩大宽松政策加上Fed确实升息,市场气氛有利欧元空头往平价方向(欧元:美元1:1)掼压,有机会于明年第一季出现低点。但接下来则需确实考量:

  1. 明年初美国经济活动将面临天气考验
  2. 美国升息恐造成股市修正压力
  3. Fed强调渐进式升息,代表将审慎评估升息对于金融市场影响

以上因素将短期有助营造欧元空头回补环境,因此,既有欧元空单届时可择机阶段性平仓。长期来看,则须密切观察欧洲经济状况是否跟随美国好转,来判断此平价能否从短期反弹转为支撑。